2693.第2697章 我需要你的血!(4)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德克蹙眉:“所以,我父要去你查查什么情况。”

真显然有些不太想去,但似是想到什么,他突然笑眯眯抬头问:“可以杀人吗?”

“当然!”

德克沉声道:“不然我父也不会叫你来!”

死亡家族,能带来死亡的家族,排除在血族之外的第十四个家族!

被排挤是因为大家瞧不上这个只会杀人的种族,然而留下他却又是因为这个家族很有用,比如说,清楚异己的时候。

真兴奋起来,能看出来他看起来浑身舒爽!

“遵命,我父安康!”

行完礼,真的神情越发兴奋,甚至兴奋到有些扭曲。

许久没有杀人了,很不爽呢!

门上挂上:close的牌子,真单手插兜,连行李都不拿,直接轻装上阵。

佳斯德死的地方,是Z国。

那是血族的地盘,而正面上的领导者,是秘党的人。

秘党啊!

真笑的越发病态,魔党和秘党,本来就是势不两立的不是吗?

杀个把血族也没关系吧?只要,不是魔党的人不就行了?

真开心离去。

**

Z国。

夜云溪脸色一只略显阴沉。

这使得年书意一直美感出声询问自己的问题。

它其实很想问一下为什么佳斯德这个大活人会变成粉末。

但,碍于小小姐心情不爽,还是不要问了吧!

帝君邪显然也能看出媳妇儿心情不好,他冲年书意挥挥手,示意他自己流下来就好。

年书意连忙跟着保镖离去。

房间里只余下夫妻二人。

帝君邪十分好脾气的坐在她身边,盯着夜云溪的脸。

女人一直不出声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帝少等了一会儿,这才倒了一杯热牛奶,放在媳妇儿面前。

“喝点热牛奶。”

回答他的是寂静无声。

男人蹙起眉头,时间已经很晚了,云溪不能一直这样下去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在被佳斯德攻击的那一瞬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夜云溪咬紧嘴唇。

男人带着茧子的粗粝手指贴上来,揉揉抚平她唇角的细纹:“别咬,我会心疼,宝贝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夜云溪依旧一声不吭。

男人蹙眉:“不管发生了什么,太晚了,你要睡觉,喝了牛奶区洗刷。”

“让我静静。”夜云溪揉着眉心。

“不行!”帝君邪坚持:“只要我在你身边,我就不会对你坐视不管,夜云溪,站起来,你不是优柔寡断的女人!”

“我知道!”

夜云溪闭上眼睛,可这种事,说出来真的好嘛?

你喜欢的夜云溪不是以前的那个夜云溪,这壳子换了人,你真正喜欢的人,早就在几年前被炸死了!!

不,她不想说,过去的已经过去,说出来根本就没有意义!

“你先睡吧,我想坐会儿。”

“不行!”帝少态度强势。

“帝君邪!”夜云溪也急了,咬牙道。

可男人并不打算让步,他直接将女人拎起来扛在肩头,大步走进了浴室。

尽管她挣扎,但男人就是不松手,直到扯掉衣衫将人按进温暖的浴缸。

当热水亲润全身,夜云溪紧绷的脑神经这才稍稍松懈。

仰头,便能看到身高腿长的男人挽起衬衣袖子,举着莲蓬头帮她冲洗头发。

“低头!”

男人微微蹙眉:“会进到眼睛里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