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认亲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林公公恭敬的欠身应道:“回三爷,皇上这会儿在坤宁宫。贤妃,德妃,端妃,

还有大皇子,大皇子妃,晋王,晋王妃,陈王,楚王及几位公主。

大家都在等三爷与王妃。”

梁王点点头,“行,林公公前面带路吧。”

白如月一听皇上没上早朝,紧张的看向梁王,“爷!”

梁王紧了紧手,低头轻声安慰道:“月儿别紧张,父皇是过来人。昨儿可是咱们的洞|房花|烛夜,春|宵苦短,皇上能理解的。”

白如月没想到,梁王竟然说这话,又羞又臊,抬头瞪一眼梁王,跺了一下脚,嗔怪道:“爷!”

梁王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如月娇羞又着急的样子,心情大好,低头应道:“嗯,宝贝儿,唤爷有什么事?爷在嗯。”

白如月看着梁王带着痞痞的坏笑,像是不认识一般。

她与梁王相识十年了。

梁王在她面前,从来都是温润如玉,彬彬有礼的样子。

她从来不知道,他还有痞里痞气的一面。

白如月看一眼走在前面的林公公,低下头不再理梁王。

梁王见白如月羞红着脸低下头去,顿时玩心大起。

梁王捏了捏白如月的小手,还用手指挠她的手心。

白如月抬头看他一眼,梁王笑着朝白如月眨了眨眼,低下头来,恶趣味的对白如月说道:“月儿,那册子上的姿|势,咱们还没有试完,今儿接着?”

白如月只觉得脑子里“轰”一声响,错愕的看着梁王,久久的回不过神来。

脑子里快速闪过夜里的一幕幕。

原先,她以为,男|女之间的事,就如册子上描绘的一般。

原来,王爷看过册子了。

对了,王爷什么时候看到册子的?她记得自己将册子藏起来了的。

白如月的脸红得要滴血一般,好一会才装傻的回道:“爷,你说什么?”

梁王眼里尽是玩味,问道:“月儿听不懂爷说什么?那你红什么脸?”

白如月难为情的想甩开梁王的手,梁王赶忙握紧大手,歪头看着白如月,低声问道:“怎么?月儿生气了?”

白如月将脸撇到一边,不理他。

梁王一步晃到白如月跟前,扬扬眉毛问道:“月儿,真的生气了?”

白如月将脸撇到另一边,继续不理他。

梁王抬手将白如月的脸拧过来面对他,低声开玩笑道:“好了,月儿别生气了,爷今儿将主动权让给你,好吗?”

白如月急得跺脚,“爷!”

梁王抿嘴笑笑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嗯,爷在的。怎么?还不高兴?那还是爷主动吧,爷是男人,出力的事,让爷来就好。”

白如月睁圆杏眼瞪着梁王。

梁王见白如月真的恼了,忙抬手揽着白如月的肩,轻声道:“好了,好了,爷刚才见你有些紧张,所以说点咱俩的小秘密,想让你放松下来。

月儿别紧张,放松下来,万事有爷在。一会儿,月儿只需将礼节过过就行。嗯?”

白如月放松下来,对梁王说道:“谢谢爷。”

梁王垂眼看看白如月,问道:“月儿打算如何谢爷?要不,晚上咱们……”

白如月急眼了,厉声道:“爷!”

林公公回头看过来。

白如月叫出声,才反应过来自己态了,忙伸手捂住嘴。

梁王抿嘴笑道:“月儿这么大声做什么?爷是说,晚上咱们让厨房加两个菜,咱俩好好喝两杯。”

白如月看着梁王一本正经的扯,心情突然大好起来,对今后的生活多出几分期待。

梁王见白如月笑了,松开她的手,轻声说道:“到坤宁宫了。”

白如月转头看过去,林公公已经跨进坤宁宫的大门。

白如月跟在梁王身后进到坤宁宫。

厅里好些人,或站或坐,好不热闹。

白如月与梁王先向皇上行跪礼,随后向皇后及皇上的妃嫔问好。

贤妃坐在离白如月站得不远的地方,低声嘀咕:“真是没有规矩,让满屋的人等着。”

白如月端庄的站在梁王的身边,装着没听见。

万公公招呼梁王与白如月上前敬茶。

梁王带着白如月先给皇上与皇后敬茶。

皇上与皇后说了些吉利话,身边的内侍将之前备好的礼物递到白如月手里。

白如月再次谢恩。

白如月接着给贤妃敬茶,贤妃的手刚碰到杯子就松手。

杯子往下掉,白如月眼疾手快的将杯子接住,端着杯子笑眯眯的对贤妃道:“贤妃娘娘这是怎么了?不愿意喝这杯茶吗?”

贤妃万万没想到白如月会接住茶杯。

她慌乱的看向皇上,见皇上冷眼看着她,惶恐的从锦凳滑到地上。

赶紧向皇上解释道:“皇上,臣妾不是故意的,刚才、刚才臣妾的手滑,才没有……有将杯子端稳。”

皇上冷冷的看着贤妃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起来吧。”

贤妃朝皇上谢恩,重新坐回锦凳上。

皇上对白如月道:“贤妃的手滑端不住杯,梁王妃不用给她敬茶了。”

白如月欠身道:“谢谢父皇,儿臣遵命。”

于是,梁王领着白如月,越过贤妃,向德妃与端妃敬茶。

贤妃尴尬的僵坐在锦凳上,心里将白如月咒骂一通。

坐在贤妃侧后的晋王妃,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,好像没有看到刚刚发生的事。

接下来的敬茶很顺利,白如月收了一堆礼物,也给比梁王小的皇子公主,侄子侄女见面礼。

敬完茶后,皇上又说了些喜祥话,转头对皇后道:“换来换去麻烦,要不,中饭就摆在坤宁宫?”

皇后忙福身道:“谢谢皇上,求之不得的大好事。老三大喜的日子,家宴摆在坤宁宫,坤宁宫沾沾喜气。”

万公公立即吩咐下去。

贤妃心里鄙视皇后言不由衷,面上却不敢像之前那样放肆。

家宴上,皇上的兴致很高,时常发出开怀的笑声。

因着皇上高兴,家宴的气氛很欢快。

当然,有人心里不喜,碍于皇上在场,只能将不喜藏在心里。

家宴后,梁王带着白如月向皇上与皇后告辞,随礼部的官员到宗庙。

一番祭祀之后,将白如月的名记到皇家玉牒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