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41.第4353章 邪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叶寻欢和奥利维亚两人在回到江中市,就直奔叶寻欢和秋若曦之前所居住的听香水榭别墅中而去。

之前叶寻欢在得到鲁班书,便将鲁班书给扔在了别墅中,没有在翻阅过。

甚至叶寻欢都没有想到,自己这辈子还需要在将鲁班书给找出来,观看一番。

在回到别墅,叶寻欢立即将鲁班书给找了出来。

鲁班书被叶寻欢放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,即使是被人给看到,恐怕也只是扫一眼便会失去看下去的想法。

当初叶寻欢就是如此。

因为在鲁班书中所记载的无法就是一些机关设计等东西,他叶寻欢是完全用不到的,而且看起来还太过乏味。

在拿到鲁班书之后,叶寻欢和奥利维亚两人并没有着急离开,而是打开鲁班书看了起来。

前面的东西叶寻欢很是乏味,所以只是大致的扫一眼,当叶寻欢看到后面的时候,眼睛顿时一亮,心中也在这一刻充满了激动的神色。

此刻,叶寻欢隐约中已经猜到了无名为什么说让自己打开鲁班书来看看了!

奥利维亚也在一旁和叶寻欢一同看着鲁班书,在看到后面所记载的东西,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“我现在终于知道,为什么鲁班书千百年来都被帝王所禁锢,不允许出现了!”

鲁班书中所记载的东西,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了,若是真的有人能够将鲁班书上面所有的东西给学到,那么在古代称王称霸,根本不成问题!

这样的书籍,对于当时统治的帝王来说,绝对是一个噩梦,所以历代帝王是绝对不允许鲁班书出现的。

叶寻欢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:“奇门遁甲,阴阳八卦,这上面竟然都有涉猎,而且还有一些武功和招式!”

说着叶寻欢的脸上流露出了一道懊悔的神色:“我若是早点翻阅鲁班书的话,恐怕我的实力不止于此!”

奥利维亚点了点头:“可惜,你放着一个宝藏没有去挖掘!”

“不过现在应该也不算晚!”

“希望时间还能够来得及,能够让我彻底的参悟这鲁班书!”

“只是你确定你要参悟这鲁班书吗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可是听说,在你们华夏有一句俗话呢!”奥利维亚提醒道:“这本书受到过鲁班的诅咒!”

“现在哪里能够管这么多,况且这种诅咒,你会相信吗?”叶寻欢淡淡的说道:“没准是后来帝王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,避免有人得到鲁班书去学其中的东西,而撒下的弥天大谎呢!”

叶寻欢如此的坚持,奥利维亚也没有在说什么,毕竟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,叶寻欢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了。

“先离开这里,等回到京城后,我在好好参悟这鲁班书!”

说着叶寻欢就将鲁班书给收起来了。

…………

叶寻欢和奥利维亚两人在回到京城,叶寻欢便废寝忘食的研究起了鲁班书,将自己给彻底的关在了一个房间中,除了吃喝拉撒,叶寻欢几乎就没有从房间中出来过。

叶寻欢和奥利维亚两人都没有告诉叶寻欢等人,叶寻欢在研究鲁班书,这使得叶河图等人很疑惑,叶寻欢将自己给关在房间中,还不许别人来打扰,到底在做什么。

“奥利维亚,你们去了一趟江中市,到底干了什么,寻欢怎么一回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!”叶河图满是疑惑的对着奥利维亚询问道。

“我答应了他,不能够告诉你们!”奥利维亚摇头道:“等他到时候告诉你们吧!”

在叶寻欢他们回来的时候,叶寻欢就让奥利维亚帮自己保密,自己要参悟鲁班书的事情。

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流传,鲁班书被鲁班诅咒过,不管其中的真假,叶寻欢都不想要让叶河图他们担心。

奥利维亚也明白叶寻欢的意思,没有任何的犹豫,就答应了下来。

奥利维亚闭口不谈,这让叶寻欢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无奈,只能够静静的等待,让叶寻欢来告诉他们了。

不过还不等叶寻欢出来,外界就传出了一个消息,说是世界的秘密出现了,很多人都纷纷前往而去。

叶河图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,自然不可能不知道。

在知道这个消息后,叶河图便决定将叶寻欢给从房间中给叫出来,毕竟事关重大,需要将叶寻欢给喊出来,大家好好商量一下,看看接下来他们需要怎么办!

叶河图在走到叶寻欢所闭关的房间门口时,一股强大而又可怕的剑气立即从房间中传出,这使得叶河图的心头猛的一颤,一股巨大的危险立即在心头涌现。

这……这是叶寻欢所发出的剑气吗?

带着七分疑惑和三分不解,叶河图将房门给推开了。

房门刚刚推开,一股磅礴的剑气就如同海浪一样,疯狂的朝着叶河图扑打而来。

即使叶河图反应极快,但是却依旧被这恐怖的剑气给将身上的衣服给划破,留下了一道血口。

不过好在只是皮外伤而已。

剑气散去,叶寻欢的双眸中立即射出一道精光,接着叶寻欢嗖的一下出现在了叶河图的面前,手中的利剑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样,急速的朝着叶河图袭来。

叶河图见状,脸色一凛,立即朝着一旁躲闪而去。

叶河图刚刚躲闪,叶寻欢手中的利剑便猛然一变,横向斩出。

“唰!”

叶寻欢这一斩,使得叶河图不得不退出了房间,而叶寻欢也从房间出来。

不过在叶寻欢出来的那一刻,房门啪的一声被关上了,而且叶寻欢身上刚刚的凌厉之气,也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怎么样?”叶寻欢盯着叶河图说道:“我这剑法,你评价一下?”

“寻欢,你告诉我,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叶河图的脸上充满了凝重。

“没干什么啊!”叶寻欢淡淡的说道:“就是在研究功夫而已!”

“你快说说,我这剑法如何!”

“邪!”叶河图重重的说道:“邪门到了极点,而且你在施展这剑法的时候,整个人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!”

“你老实的告诉我,你到底练的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