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玄凤之鼎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百里外。

两道人影,踏空而立。

其中的毕节,身着玄色长袍,个头高大,披着一头白发,怀里抱着铁杖,阴沉的脸色带着一丝怨气;而垓复子与他的模样相仿,只是稍显苍老,手持铜杖,目光深邃,神情莫测。

远远可见,有人穿过风雪而来。

两位长老换了个眼色,继续凝神观望。

十余里外,无咎放慢去势,万圣子随后赶上,与他并肩而行,忍不住悄声道——

“元栗谷,并非就留之地。而接连数日过去,也不见你拿出应对之法,却要与神族长老相会,岂不是自讨苦吃?”

“再等几日,便见分晓。”

“还要再等几日,你究竟等什么呢……”

无咎拂袖一甩,缓缓站稳身形。

万圣子跟着收住去势。

“公孙无咎——”

前方传来垓复子的话语声,他与毕节就在百丈之外,虽然有风雪阻挡,而彼此的神情相貌已清晰可见。

无咎昂起下巴,淡定自若道:“本人无咎,便在此处,两位约见,有何指教?”

垓复子道:“此番约你相见,只有三句话。”

“嘿,垓复子长老倒是直言不讳啊!”

无咎点了点头,满不在乎道:“本人洗耳恭听!”

垓复子伸出左手的一根手指,说道:“去岁今时,你带着十数万贼人闯入玉神界,而时至今日,仅剩两万余众,困守元栗谷,已走投无路……”

不知不觉,来到玉神界已达一年之久。而原界家族闯入玉神界,乃是玉真人的阴谋,又与我何干?

无咎回头一瞥。

万圣子后退几步,似乎要置身事外而袖手旁观。

“本人奉劝你与原界的贼人,留在元栗谷,就此打消西去的念头!”

垓复子又伸出两根手指,继续说道:“本人要说的第二句话,便是元栗谷方圆百里为界,你与原界的贼人不得离开半步,否则必遭严惩!”

“哦?”

无咎有些意外,难以置信道:“照此说来,原界留在元栗谷,神族便不会前来侵犯,彼此相安无事?”

“呵呵!”

垓复子冷笑两声,道:“但愿相安无事吧,否则的话……”他抬手一指,示意道:“元栗谷的贼人,必将遭到雷霆重击!”

无咎散开神识看去,远处的五百里外,果然有神族弟子出没,应该是躲在雪原之下,显得人数不多。而便如所说,一旦原界家族试图离开元栗谷,数十万神族弟子便将蜂拥而至。

“嘿,难得垓复子长老的好意,原界留在此地休整一段时日,也未尝不可,不过……”

无咎像是听从了垓复子的告诫,却又迟疑道:“据我所知,赤蛟郡与青龙郡的两位长老,皆修为强大,倘若携众而来,元栗谷凶多吉少啊。还有玉虚子,那位高人迟迟没有现身……”

“你不必担忧!”

垓复子打断道:“只要原界的贼人不再四处作恶,普重子长老与玉介子长老便不会过问。至于尊者他老人家,更不会轻易插手九郡的事物。当然……”

便

于此时,无咎突然转身,显得颇为愤怒,身影在风雪中微微摇晃。

万圣子后退了几步,仍未停歇,渐渐到了数十丈外,急忙挥舞双手辩解道:“老万并非临阵退却,你瞪什么眼啊?”

垓复子没有在意,自顾说道:“当然,你杀我长老,残害我神族弟子,此事绝难罢休,这也是本人的第三句话——”

无咎转过身来,神色疑惑,却一言不发,似乎在静待下文。

垓复子伸出三根手指,接着说道:“今日此时,你我正面较量一二。无论胜负如何,也算是对七郡的死难者有个交代!”

无咎似乎始料不及,依然没有吭声。

而垓复子的冷笑中,多了几分寒意,他右手的三根手指,已变成印诀,左手举起法杖,趁势猛然挥动。

与此瞬间,雪原上爆发出一道黄色光芒,快如闪电般的罩住了无咎,紧接着一尊数丈大小的铜鼎破空而出,眨眼的工夫已将他吞没其中。

异变横起,事发突然,叫人无从提防,也无从躲避。

数十丈外,万圣子目瞪口呆。

“呵呵!”

垓复子放声冷笑,抬手一招。铜鼎兀自凌空翻滚,闪烁的光芒散发着森然的威势。

毕节尚在一旁观望,神色狐疑,禁不住提醒道:“长老,小心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万圣子的背后闪出一道人影,正是被铜鼎吞没的无咎,非但安然无恙,还举起大弓“嘣嘣”连发四箭。两道烈焰箭矢直奔铜鼎射去,另外两道烈焰箭矢,分别冲着他与垓复子呼啸而来。

“轰、轰——”

垓复子急忙掐动法诀,铜鼎的光芒大盛,却依然被箭矢射中,猛地飞上半空。他无暇多顾,闪身后退,挥动法杖,凌空划开一道黑色缝隙。与此同时,毕节也堪堪躲过一劫。他又忙继续催动法诀,一道黄色光芒落入手中,化作小巧的铜鼎,并无任何的损伤。而他犹自疼惜不已,连声道:“我的玄凤鼎……”

与此同时,话语声响起——

“垓复子,毕节,要战便战,本先生奉陪到底!”

某人站在数十丈外,一手持弓,一手背负,昂首挺胸,剑眉倒竖,神色凛然。他身旁的万圣子,挽起袖子,两眼冒着凶光,已摆出了动手拼命的架势。

“哼!”

垓复子收起铜鼎,哼道:“你我终有一战,却非今日。”他不再多说,与毕节扬长而去。

“咦,跑了?”

万圣子意外道。

“他偷袭失手,又胜我不易,两相取舍,只能就此作罢!”

无咎也收起他的撼天神弓。

“他的玄凤鼎,着实不凡,幸亏老万跟着,否则你难免吃亏!”

“谁说不是呢!”

“呵呵!”

无咎显得很轻松,与万圣子说笑起来。

不过,他心里清楚,方才稍有不慎,便将惹来杀身之祸。所幸他早有提防,躲过了垓复子的暗算。而垓复子的用意,似乎并非那么简单。

无咎踏空盘旋,与万圣子往回飞去。

虞青子、卢宗已等候多时,见两人无恙,皆庆幸不已,急忙上前相迎。彼此简短交谈几句,两位

家主返回元栗谷。而无咎与万圣子,则是留在雪岭上。

“此地顶风冒雪,岂有洞府安逸?”

“没人拦着你老万,回去便是了。”

“哼,你竟然赶我,我偏不走了。”

一片禁制挡住四周,也挡住了风雪。

两人坐在雪岭之上。

此地虽无洞府的安逸,却面对苍茫,天地浑然,别有一番景色。

万圣子兴致盎然,摸出一个酒壶,自斟自饮,自得其乐。

无咎没有心思欣赏风景,也没心思饮酒,而是伸手托腮,默默的看向远方。

垓复子带着毕节,已然离去。而他的三句话,却令人玩味。一个是原界家族打消西去的念头,再一个便是留在元栗谷,不得离开半步,否则便将遭到严惩。至于第三句话,无非是他偷袭的借口,或是偷袭不成,一个暂且放过原界的借口。

如上所说,只要原界的修士,老老实实的躲在元栗谷内,便没有任何凶险,是不是很有趣?

而垓复子虽然满嘴的瞎话,却也不难猜测,赤蛟郡与青龙郡的普重子与玉介子,不会擅自离开各自的属地。至于玉虚子,是不屑插手神族的事物,还是另有缘由……

“哎,何必愁眉苦脸呢?”

万圣子饮着酒,精神焕发,许是不甘寂寞,忍不住找人说话。

无咎没有理会。

万圣子也不介意,自顾说道:“此事简单啊,元会量劫日渐临近,神族已无暇他顾,索性将原界困在此地。且看——”他举着酒杯指向远方,又道:“数十万神族高手,已将四周围得水泄不通。且待天塌地陷之时,躲在元栗谷内的原界弟子是一个都活不成啊。”

“嗯,有道理。”

无咎点了点头。

万圣子举杯饮了口酒,咂巴着嘴,稍稍回味,继续说道:“倘若不能打破结界,前往玉神殿,即使暂且无恙,而最终还是不免死路一条。”

无咎默然不语。

老万是个明白人,三言两语便道出了他的所思所想,以及当前危机的症结所在,只听他接着又说——

“我知道赤蛟郡的结界挡不住你小子,而你却故作玄虚,不肯说实话,且让老万猜一猜啊……”

无咎的嘴角一撇,神情苦涩。

他先后遇到神洲的结界,原界的结界,玉神界的结界,还有天上的蒙气结界,无论彼此,皆让他难以逾越。而那一道道难以逾越的结界,又是否阻碍了天地、挡住了他的脚步?

“你施展神弓,连发十几、二十箭,足以轰开石塔、击破结界,却动静太大,惹来强敌围攻,故而你在等待时机,是也不是?”

无咎摇了摇头。

连发二十道神箭,凭借他如今的修为倒也无妨,却要耗去大半的法力,未免得不偿失。

而即使他施展神箭轰开结界,元栗谷的原界弟子又如何冲出重围?

“咦,猜错了?”

万圣子无奈摇头,遂即压低嗓门道:“此处也没外人,且与老万说句实话啊!”

“再等几日……”

“哎呀,又是再等几日,你究竟等什么呢……”

(本章完)